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生物咖啡茶

作者: 张韧

本文发表在《桥牌》杂志2017年第11期



第43届世界桥牌团体锦标赛在法国里昂结束了,中国女队时隔八年再次夺得世界冠军威尼斯杯,中国男队进入前八,中国老年队也向前八名发起了有力的冲击。在跨国团体赛中,由中国赞助商组队的锦烁假日酒店队经过奋力拼搏获得亚军,中国的旭辉集团队也闯进了前八名。此外,中国的青少年代表队更在各个级别组获得多个世界冠军、亚军和第三名。


遗憾的是,这些足以振奋人心的比赛成绩,却在社会中几乎没有影响,哪怕是一片水花都难得溅起,各大主流媒体、包括网站也少有报道。我们可以想象中国的其他项目取得世界冠军时的热闹场面,包括只有中日韩三国参加的围棋比赛,甚至在亚洲难求一胜的中国足球也会吸引大量媒体和眼球,但是我们无法想象对取得世界冠军的桥牌项目如此之冷漠。

然而这就是现实。标兵先生每天撰写的比赛战况《高卢战记》,周飞卫先生每天更新的赛场章回体《里昂记》,不仅内容精彩,而且图文并茂介绍比赛实况,颇具技术性和艺术观赏性。他们为宣传桥牌、宣传中国代表队在世界锦标赛的不凡表现作了非常大的努力,令我非常钦佩。他们的每一篇博文都被我转发到我所在行业的多个朋友微信群里。进入决赛阶段后,我还多次在每个群里提醒大家在联众网或BBO网上观看比赛直播。

但是结果呢?我的几个微信群有六七百位朋友,都是高学历的企业管理者或学者专家,包括大量博士、硕士。但是最终感兴趣的不足10人,也就是不足2%!我不知道中国的“桥牌人口”和“适当关注桥牌的人口”比例有多少,但我认为这个不到2%的比例应该远高于平均水平。就像我最近看到的一篇新闻,写着北京市桥牌活动最活跃的海淀区桥牌人口超过1万人,而海淀区常住人口为359.3万人(2016年底),桥牌人口比例不到0.3%。

“桥牌人口”低,桥牌关注者少,谈何商业价值,自然不能吸引媒体的眼球了。

与这些对世界锦标赛不闻不问的外界朋友们相比,在桥牌为主题的微信群里,对上述博客的关注和讨论就热闹多了,而且有很多人熬夜观看比赛直播,为中国队的好牌欢呼,也为场上胶着的局面着急。只不过,这个群体太小了。

这种情况让我联想到诗歌。中国虽然有过唐诗宋词的鼎盛,有过新诗的繁荣,翻腾过朦胧诗的浪花,但是现在有几个人会想到诗歌、有几个人读诗呢?诗歌几乎只在所谓的“诗人”小圈子里交流,一小群诗歌爱好者在那里抒发或者发泄个人情感恩怨而已,当然也有人企图从中寻找渺茫的商业机会。这与桥牌的状况何其相似!

然而桥牌与诗歌有本质的不同。诗歌是意识形态,是情感抒发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没有统一评判标准;而桥牌属于科学,集数学、逻辑与博弈与一体,有统一的规则,有世界锦标赛和奥林匹克比赛。诗歌之所以没落,一个重要原因是当今的所谓“诗人”在现实社会中成功的少却自视清高、充满着酸腐气息。而桥牌之所以难以普及是因为桥牌入门太难!

刘杰先生最近在全国桥牌讲师培训班上讲的现象:到某地进行桥牌普及,开班时有10桌坐满了人,但几次课后人就走了大半,原因是感觉桥牌太难了。这么多人来学习桥牌,说明桥牌本身有一定的吸引力;但桥牌入门要记、要背、要理解的东西太多,记不住自然听不懂,几堂课后人走大半也就正常了。因此桥牌讲师们“为了消除参训人员的畏难情绪,避免人员流失,最终决定使用迷你桥牌辅助教学。”

聊起桥牌普及,刘杰还跟我说过新睿桥牌软件有一个很大的优点,就是能让不会打桥牌的人也能在手机上先打起来,先做庄,而不用了解复杂的叫牌体系。打牌对于经常打升级、玩拖拉机的大众人群来说就简单多了,通过打牌逐步学习做庄技巧,培养兴趣后开始研究叫牌。BBO上有一个与机器人打牌的功能,打牌的人只要点击每一个可能的叫品,都能显示其含义,这就使不太懂叫牌的人也能参与叫牌和打牌了。

网络技术的发展使得桥牌比赛可以方便地网上直播,但我发现不论在电视还是网络直播中担任解说、评论的专家,解说的内容和水准几乎都是面对专业桥牌观众,极少有顾及外行人的,也就是说不懂桥牌的人既看不懂比赛,也听不懂解说,这自然就不容易吸引更多的外行人加入到桥牌世界。今后桥牌比赛直播解说是否应该考虑面对外行观众,让他们能听懂、能感兴趣和享受其中呢?当然,这对于我们的“专家”型解说嘉宾的能力可能也是一个挑战。

每一位桥牌爱好者都应该为桥牌普及宣传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中国女队获得世界锦标赛冠军这样的新闻,我们不仅要在桥牌群里欢呼,更应该在朋友圈、微信群中分享,让桥牌圈以外的朋友们关注。

还有一点很重要的,我们应该特别赞扬那些为中国桥牌发展出钱的企业和老板,不论他们桥牌水平高低,更不要因为他们上场比赛可能影响成绩而批评。在商业社会中,桥牌并不能给这些客户们带来什么回报,但是他们的资助对中国桥牌水平的发展提高而言是实实在在的,是非常重要的。他们是值得敬佩的人。

诗歌只有走出诗人的小圈子,回归到大众生活,才能有生命力,才会有所发展。桥牌需要适当淡化专业技术,面向非专业的普通民众回归通俗,充分开发其益智与娱乐属性,才可能吸引更多人的兴趣和参与。也只有参与的人多了,才更容易产生专业高手,才有可能带来商业价值,至少会有更多的老板参与。

最后,我用这首两年前写的《每个人都是诗人》,表达自己对中国桥牌发展的期望:

一首诗是天上的,虚幻的

是安静的没人注意的

被受伤的你读了,就活了

成为张着翅膀飞来的天使

送给你另一剂良药


一首诗是平淡的,无声的

是安静的没人注意的

被寻找快乐的你读了,就活了

成为花丛中舞动的蝴蝶

带给你另一种心情


一首诗是透明的,清澈的

是安静的没人注意的

被困惑的你读了,就活了

成为融化冰雪的春风

擦亮你另一双眼睛


一首诗是纸上的,平面的

是安静的没人注意的

被奋斗中的你读了,就活了

成为顶天立地的高山

赐予你另一股力量


每个人心里都有诗

每个人的心都有一扇门为诗预备

只是在感慨的时候才会开启

只是在读的时候才有滋味


可能是心中的浪花

可能是多彩的记忆

可能是一声叹息

可能是一种勇气


(2017年8月30日)






张韧发表在《桥牌》杂志和《棋牌周报》的其它文章:



发表于 2018-1-16 11:43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回复 | 使用道具 举报

该帖共收到 0 条回复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 

本版积分规则

北京好思康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(2015~2016年)

进入手机版 | 生物咖啡茶 ( 京ICP备17071189 )
2019-12-15 02:28:48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